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admin7442年前0条评论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攻克人类顽疾,减少人间绝症!”

敢夸下海口、主动担下如此艰巨的任务的企业,正坐落在京津城际高铁站黄金位置,天津武清新世纪产业园。

14年来,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园区内生产线昼夜不停地高速运转,诞生了几项“撼动世界发明”:1068元能治前列腺炎的鞋垫、500元的壮阳糖片、能吃的负离子卫生巾.......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权健火疗馆

事件爆发在4天前,丁香医生发文,直指权健集团是一家涉嫌非法传销的企业,谋财害命手段令人发指:

内蒙古患癌女童周洋的家人因听信权健公司,选择让女儿放弃化疗而服用其抗癌产品,不久后女孩病情恶化身亡,但这时的权健,却颠倒黑白宣传“4岁患癌女孩周洋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

在一起起这样的医疗事故、骗术与纠纷中,权健却牢固的建立了一个年销售额接近 200 亿的保健帝国,在天津当地,人们可以看到以权健命名的医院、公交站、街道、足球队。

权健的行为,彻底引发了受害者们的“揭底性反弹”,权健被扒了个底朝天,更多严重问题暴露在了公众面前。

从创始人到产品、再到营销手段,藏着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01

权健:创始人的三个谜团:

权健董事长束昱辉,自诩为古老秘方传人、医学界奇人。

第一个谜团是束昱辉造假的学历,他高考究竟考上了哪?

在权健对外的数次宣传中,自己的董事长履历十分华丽:不仅拥有清华大学经济管理专业与中医学专业双学历,而且在2018年登上《财富》封面。

可一位在2000年前后与束昱辉有过生意往来的佟姓商人透露,“束昱辉曾经叫束必和,就是个高中毕业生,嗜赌成性,后来因为欠了一大笔钱逃离了老家,根本不是他对外说的清华大学本科毕业。”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而清华大学曾明确对媒体表示,“经过核实,束昱辉、束必和均未在我们校友的名单中查到。”

美国财富杂志中文版官方也发表声明,束昱辉没登上过任何一期财富封面。

第二个谜团是束昱辉神乎其神的创业史,权健到底怎么来的?

在2013《泰州日报》的一次采访中说到,从2000年起,他开始走遍祖国大江南北,寻访民间中医名家,搜集数以万计的古老中药秘方。

为了弄清楚秘方的作用,束昱辉在自己身上做实验,尝药、试药是家常便饭的事,一不留神,就会因为试药中毒。

到了2004年,束昱辉在天津某个小作坊中,与两位老大爷一起用木棒搅动液体,体力濒临透支。不久,世界上第一桶用于火疗的火龙液诞生了!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权健员工宝典

这一年,束昱辉创立了权健自然医学有限公司,而这款神液就是被权健用作火疗的火龙液。

真的,如果不是白纸黑字看到束昱辉的口述资料,谁也写不出这么精彩的创业史。

而第三个谜团,就是这位霸道总裁,到底有多壕?

根据记载,2014年9月的一个傍晚,束昱辉以玛丽苏小说霸道总裁的方式,回到家乡江苏盐城:

一架直升机在盐城市大丰区上空盘旋后,降落在大丰和平饭店门口,引来群众围观,一度导致附近交通堵塞。

几分钟后直升机停稳,从上面下来3个人,紧接着他们坐上了一辆小汽车离开。直升机上下来的,就是束昱辉等人。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这样的出场不止一次,在一次权健大会上,官方微信是这么形容当时的场面:

路虎揽胜、捷豹、保时捷、奥迪占据了两公里长的道路,奔驰,宝马,二百多辆还没有到达现场。

于是,加入权健的员工们,一面沉迷于这位霸道总裁的精彩人设,一面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开上奔驰宝马,却把自己和家人推向了这个保健品帝国发展壮大的滚滚车轮下。

然而今天的权健,也许并不害怕舆论的围攻。

就如同半年前的鸿茅药酒、去年的莎普爱思 …… 舆论过后,他们的商业帝国,又恢复如初。

02

莎普爱思:一年狂卖 7.5 亿的 " 神药 "

风波已平,而今涨停

" 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 "。

铺天盖地的广告,国民偶像代言人,无处可避的洗脑神曲,将 " 神药 " 莎普爱思传唱进了每一个中国家庭的心里。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直到 2017 年 12 月 2 日,文章 " 一年狂卖 7.5 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 " 的发布,掀起了一场浩荡的舆论风暴。

人们吃惊地发现,朗朗上口的神曲背后,隐藏着一个 " 神药帝国 "。

" 莎普爱思 " 是英文 "Sharp Eyes" 的音译,意为 " 明亮的眼睛 "。

购买莎普爱思的中国老人,或许并不知道 "Sharp Eyes" 是什么意思,但他们购买的初衷确实是为了 " 摆脱白内障,眼睛更明亮 "。

从某种意味上来说,莎普爱思比谁都懂这门生意," 造梦 "," 用广告造梦 "。

在莎普爱思的官网上,曾经有这样一句话,企业愿景:只要是中老年人,一定要用莎普爱思。

于是,莎普爱思开启了疯狂的广告投放策略。

仅 2016 年一年,莎普爱思公司的广告费就高达 2.6 亿人民币,而同年的药物研发费用只有 0.29 亿。

天价的广告费,不足零头的药物研发费,任谁看都觉得畸形病态,却为莎普爱思带来了惊人的收益。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早期广告

中国眼病致盲的原因中,白内障高居首位,高达 47%。中国 60-89 岁老年人中,白内障发病率高达 80%。

截至 2015 年年末,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白内障患者群,约有 6000 万人,占全球总数的 1/3。

而与此相对应的是,接受白内障手术的患者比例却很低。据统计,中国每百万名白内障患者中,接受复明手术的仅有 1400 人。

可医学宣传抵不过洗脑广告,只有手术才能真正治疗白内障的事实,大多数人仍不知道。

2004 年,国家药监局批准将莎普爱思滴眼液由处方药转换为 OTC 药物(非处方药物),适应症是" 早期老年性白内障 "。

然而莎普爱思在广告宣传中却模糊掉 " 早期 " 二字,利用公众对白内障这一疾病的认识不足,严重误导消费者。

如在广告的音频和字幕上,提到 " 模糊滴 "、" 重影滴 " 和 " 黑影滴 " 等涉及症状的宣传。

以及片中频繁出现的 " 白内障 ",让观众误以为只要是白内障都能靠滴眼液治疗。

最终,在手术和滴眼药水中,中国老人们做出了被误导之后的选择。

药监局不止一次,责令莎普爱思整改。

2009 年 6 月,深圳市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 莎普爱思 " 在广州一家知名报纸的广告夸大药物疗效;

2011 年 6 月,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 莎普爱思 " 在深圳电视台都市频道的广告涉嫌违法;

2013 年 12 月长沙药品流通行业协会宣布 " 莎普爱思 " 因涉嫌发布严重违法药品广告,被勒令下架停止销售,指出商品涉嫌违反《药品广告审查办法》的相关规定,含有不科学的表示药品功效的断言和保证等行为,严重欺骗、误导了消费者。

2013 年,央视网也曾对其虚假宣传做出报道,但依旧不曾翻起风浪。

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眼科主任崔红平医生,指出莎普爱思存在虚假宣传。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崔红平教授说,他碰到很多病人滴眼药水,滴到白内障都过熟了,引来青光眼和葡萄膜炎。

一个本来是十分钟手术就可以解决的问题,让病人延误好几年。最终延误到增加了附加疾病。

原本还有治愈可能的老人,在抱着对世界的期待中,却彻底消失在黑暗里。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但曝光归曝光,莎普爱思却没有像人们期待的那样,从神坛跌落至谷底。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仅在 2017 年首次出现负增长

而今,巨浪已然过去,风波渐稳。

互联网上,关于莎普爱思的最新消息,停留在了 2018 年 12 月 24 日晚,莎普爱思溢价 20% 转让股权,股票一字涨停。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这个商业帝国,不仅没有消失,反而再度崛起。

03

鸿茅药酒:" 毒酒 " 变好酒了吗?

今日 " 严正声明 " 的权健,自然让人联想到半年前的鸿茅药酒。

同样以保健为切口,铺天盖地做宣传;同样掏空拥护者的腰包,最后发展成了千百亿大企业 …… 二者的商业逻辑何其相似。

回顾一下曾经历经风波的鸿茅药酒,也许,我们就能预知权健事件的走向。

2017 年 12 月,来自广州的医生谭秦东在网上发表《中国神酒 " 鸿茅药酒 ",来自天堂的毒药》,质疑该酒夸大功效,会对不宜饮酒的老年人造成伤害。

文章阅读量只有 2241,却为谭医生招致了巨大的祸端:

发文 3 天后,鸿茅药酒状告谭 " 恶意抹黑 ",造成 140 万元经济损失;

发文 19 天后,内蒙古凉城警方以 " 损害商品声誉罪 " 对谭实施跨省抓捕;

发文 4 个月后,谭秦东取保候审,结束了看守所的生活;

发文 5 个月后,谭秦东突发精神疾病,后发布道歉声明。

鸿茅药酒随后转发该道歉声明,称 " 接受道歉、撤回报案和诉讼 "。但并未提供扎实的临床试验数据,以证实其产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发文 1 年后的现在,公众的视线早已转移,一切看似回归平静,对于鸿茅药酒来说,可以算是完美结局。

但每每回看谭秦东被抓前后的对比照,还是会觉得:为什么被惩罚的,却是发现问题的人?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谭秦东不是第一个戳破皇帝新衣的勇者。

2001 年,《临床急诊杂志》刊载的论文分析了37 例中毒所致的急性肾功能衰竭,其中 2 例是因口服鸿茅药酒: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2004-2017 年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中,共检索出鸿茅药酒不良反应报告 137 例,不良反应主要有呕吐、头晕、腹痛等。

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统计,鸿茅药酒 10 年间被 25 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 2630 次,平均每个月 22 次。

从 2012 年至今,中国裁判文书网收录了 3 篇有关鸿茅药酒的司法文书。其中两起为消费者质疑药酒的功效和广告宣传,但均以败诉告终。

" 劣迹斑斑 " 的过往并未招致口诛笔伐,民众反倒被它的强势宣传 " 洗了脑,蒙了心 "。

陈宝国、黄健翔、张铁林、雷恪生等一众明星告诉大众:每天两口,把病喝走。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一年 150 亿元的广告投放释放的能量巨大,尤其在许多具有公信力的媒体平台为其背书的情况下。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 你要是真孝顺,就去给我买!" 送鸿茅药酒 = 真孝顺,这个等式悄然钻进了许多被洗脑的老年人心里。

就这样,鸿茅药酒用洗脑消费者的方式确保市场占有率,即使在备受监管部门质疑的情况下,也能一路逢凶化吉。

就算有人质疑 67 味药中豹骨的来源(豹骨取自云豹和雪豹,系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鸿茅药酒也只会语焉不详地用 " 我们合法合规 " 来搪塞。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就算当初销量受到影响,跌至同期的 20%。短短 4 个月后,它的广告重现多家地方卫视,销量也回升至同期的 35%。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就算 " 毒酒 " 一事闹得人尽皆知,今年 12 月,鸿茅药酒依旧挤进了内蒙古优秀民营企业拟表彰名单里: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2018 年 12 月 6 日,《内蒙古日报》公示了优秀民企拟表彰名单,鸿茅药酒赫然在列。但最终鸿茅药酒并未通过公示

还以 15.19 亿元的品牌价值,位居 2018 年度内蒙古百强品牌榜第 41 位:

我们本着 " 吃一堑长一智 " 的朴素逻辑,以为鸿茅药酒们会被市场打脸,然后反思、改正。

可历史却总在重复它自己,鸿茅药酒们可能从来就没有慌张过:只要解决了提出问题的人,万事大吉。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保健帝国死亡倒计时?不,权健面前,还有鸿茅药酒、莎普爱思……

鸿茅药酒董事长鲍洪升 2016 年的一条微博:

"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

一次又一次,围绕保健品的公共事件经历着从爆发到冷却的过程。

每次好像都只是换了一个 " 遭殃 " 的主角,故事的走向从未有过改变。

令人担忧的是,不同名目的保健品披上过度美化的外壳,被别有用心之人拿来盈利,大量缺乏医学知识的消费者成为瓮中之鳖。

而每一次眼见这些百亿保健帝国有了一丝丝裂纹,却又眼见它迅速自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们被无力感吞没——明明每一次事发后,全民都愤慨、媒体都起底、涉事企业都受创,可为什么又一再重演?

我们的愤怒,涉事企业的忌惮,有效期到底有多长?

或许,在彻底改变现状前,我们唯一能做的选择,就是——不要沉默。

也许明日的权健还会像鸿茅药酒一样继续活着,但,只要有更多的人站出来,我们所做的就不会是无用功。

或许我们压不垮这个强大的保健品帝国,但世界不会忘记我们曾经的质疑、呼吁和呐喊。

莎普爱思还在,鸿毛药酒还在,长春长生还在,等待权健的会是什么结局呢?

在“权健”面前,我们都轻如“鸿茅”,

因为以邪道赚钱,

只有最泯灭人性者才会胜出。

▎本文内容来源于:金错刀(ID:ijincuodao)、ZAKER(ID:zakerhd),由PP财经(ID:JuliFinance)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以上来源。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和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欢迎更多读者或媒体投稿合作。


本文链接:http://jinshizu.com/index.php/post/626.html

上一篇:一个权健倒下,还有千万个权健站出来

下一篇:权健事件不是个例,农村老人受害最深!

网友评论

有问题请添加微信

关于我们常见问题付款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