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时报》2016年7月26日:一起败诉官司背后的绝症女孩

admin6302年前0条评论

周洋的遗像前,摆满了她生前喜欢的零食和玩具。

父亲周二力在女儿周洋的灵位前。

  核心阅读

  四岁幼女,身患恶性肿瘤,在大医院手术化疗后各项指标趋于正常。

  一个偶然原因,被“好心人”引荐开始服用权健公司的药品。三个月后,孩子病情恶化。

  与此同时,网上出现大量配着这名肿瘤患儿及其父母与权健负责人的合影,宣称孩子的肿瘤被治愈。

  孩子病危期间,父母时常接到各地患者的咨询电话,询问和求证孩子是如何被权健治愈的。

  忍无可忍的患儿家长,起诉了权健。

  官司的结局是:患儿家长败诉,权健胜诉。

  如今,孩子已经因病离世。

  到底是谁拿着奄奄一息的绝症患儿在为权健做宣传?

               

  年仅四岁的幼小生命,经历了4次大手术,30多次化疗,仍顽强地与疾病抗争。

  一次偶然的求医经历之后,孩子正常的治疗、康复开始拐入另一条道路。

  “我这辈子最后悔一件事,就是带女儿去了天津权健公司……”

  在女儿的遗像前,父亲周二力(化名——编辑注)几度哽咽。

  “爸爸,我想快点长大,长大了就不会生病了”

  七月的内蒙古,酷暑难耐。

  在赤峰一间租用的平房里,摆放着女儿的灵位。周二力夫妻俩,都是赤峰市林西县的农民,孩子没了之后,为了早一天还清为孩子看病欠下的巨额借款,入夏以来一直在山上放羊,一大早5点从山上下来与记者见面。 

  一进门,妻子自己没顾着喝一口水,先把洗好的新鲜水果,放在孩子的遗像前。

  “这些都是她爱吃的,每次回来我都给她换新的。”桌子上有各种零食,还有粉色的小钢琴,小化妆盒,玩具小熊。

  周二力在一旁抽烟,女儿离开半年了,他真不愿意再提起任何事情。

  2008年8月8日,一个吉祥的日子,女儿周洋出生。她活泼可爱,从小爱唱歌跳舞。 4岁那年,疾病却突然降临在她身上。

  起先是大便干燥,排便十分困难。该吃的药都吃了,还是不管用。后来到赤峰市里的医院检查,拍了片子才发现,靠近直肠附近有一个5厘米大小的肿块,但到底是什么病,医生还不能确诊。

  2012年3月,一家人又辗转到北京儿童医院。经诊断,孩子患的是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一种少见的小儿恶性肿瘤。

  周二力文化程度不高,但他清楚地记得医生说的话:“幸好发现早,肿瘤恶性程度较低,治愈的希望特别大,而且周洋的体质很好,孩子还有救。”

  “孩子还有救!”这句话让周二力对女儿的康复充满了信心。确诊后,周洋开始接受第一次化疗。治疗过程很痛苦,但小姑娘很坚强,打针,小胳膊扎得青紫,她也很少哭。吃药,哪怕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她也默默接受。

  2012年8月,周洋第一次手术,切除了骶尾部的恶性肿瘤。但术后出现了感染,直肠穿孔。术后第8天,又连着做了探查手术和直肠改道。11月,肿瘤再次复发,继续手术。一个4岁的小姑娘,接连经历4次大手术!

  “孩子太痛苦了,我心里也跟着疼。”

  周二力紧紧把女儿抱在怀里,一心想着,女儿还小,既然医生说有希望,只要闯过这关就好了。

  女儿很懂事,她常说:“爸爸,我想快点长大,长大就不会生病了,还可以照顾你和妈妈。”

  治疗半年,周洋的病情大有改善。刚发病时肿瘤标志物甲胎蛋白化验结果高达111000纳克/毫升。经过几次化疗,这一数值降到26纳克/毫升,逐渐趋于正常。

  看着每天都在好转的女儿,周二力一颗揪着的心微微松开了些,一切都是值得的。钱花完了,医生说还要继续化疗,周二力就狠心把房子也卖了。

  当时,周洋的大伯在北京,靠摊煎饼为生。为了周洋,他挎着一把吉他,登上了星光大道的舞台。一时间,“煎饼哥”救女的事迹为公众所知。兄弟俩不为出名,拒绝所有捐款,只一心想为孩子寻求更好的治疗方案。

  许多爱心人士纷纷为周洋想办法,这让一家人感激不已。就在这时,一位王姓“热心人”闯进了周二力的生活。

  对于这位“热心人”的真实身份,周二力事后坚信此人就是权健的经销商,而事后的法院判决书中引用权健方面的答辩意见表明,权健方面把他称为“权健产品的消费者”。

  “当时特别想跪下来给他们磕头”

  周二力至今还很清楚地记得,那是2012年12月15日,在星光大道节目播出的第二天,一个王姓陌生人找到周二力,称有个方法能治孩子的病。当天中午,这位陌生人就带着他们,从北京前往权健天津总部,还嘱咐他们把孩子的病历资料带齐全。

  周二力说他之前对权健一无所知,但对方的细致、周到,让他心里莫名多了一些信心,来到权健的天津总部,他更是受到了超乎想象的“优待”。

  “到那一看,楼盖得特别豪华,楼下的人也很多,带我们的人说要直接带我们去见他们领导。那位领导的办公室建在水中,要经过地下通道,还有保安把守。”经过层层关卡,周二力见到了权健负责人。

  在接下来的见面中,周二力恍然感觉到遇到了救星,“他们说花8000万买了一个抗癌秘方,而且这里是目前国内最大最权威的中医药研发基地”,救女心切的周二力,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当时的心情很激动,特别想跪下来给他磕头。”周二力说。

  2013年1月,周洋开始服用权健公司的产品,但产品名称、生产批号、厂家、日期、成分、适应症和不良反应完全不知。

  之后,一家三口再次来到权健的办公室,“见到孩子后,他们说,孩子挺好的,那时我们都还相信他们。”周二力说。

  临走前,周二力一家与权健的领导合影。事后才知道,正是这张照片,成为日后在网络上大肆流传、广泛宣传公司产品神奇效果的材料。

  关于照片拍摄细节的表述,周二力与权健方面说法各不相同。周二力说,临走前权健负责人主动要求与他们一家合影。而权健方面,在后来的法律判决书中引称,说是周二力主动要求与公司领导合影,照片由周二力家人自己拍摄并保留。

  “我太傻了,我害了我的女儿”

  服用权健药物的第三个月,令周二力一家想不到的是,孩子的肿瘤标志物持续升高,医生怀疑肿瘤复发且癌细胞已经转移。

  2013年3月6日,周洋重新回到医院,接受化疗。但化疗效果非常不理想,医生必须不停地换化疗方案。

  5月的一天,周洋病情突然恶化,血小板数降为零,随时有生命危险。在赤峰市第二医院重症监护室里住了很久,这期间,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我太傻了,我害了我女儿”。

  周二力觉得由于自己的轻信,让女儿白白耽误了三个月治疗。望着ICU里的女儿,他只能默默祈祷:“老天爷,再给我的女儿一次机会吧,哪怕用我的命去换,我也愿意!”

  但就在女儿病情持续恶化的这段时间里,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让周二力肺都要气炸了。

  周二力开始接到很多陌生的电话,都是询问周洋是不是被权健治好了,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接到300多个。周二力觉得蹊跷,因为自己的电话很少被他人所知。

  周二力上网搜索,惊讶地发现大量与孩子治疗实际不符的虚假宣传。在后来法庭认定的案件事实中,这些宣传包括如:

  “服用权健的中药一个半月后,小周洋在医院检查的所有指标均显示正常” 

  “内蒙4岁女孩小周洋患癌症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

  “权健秘方救助罕见癌症……”

  “孩子生病以来所有的检查材料我都保存着,那样宣传简直是胡说八道!”周二力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女儿,既愤怒又心疼。

  周二力联系王某,要求他们删掉宣传材料,公开道歉。然而,网上关于周洋的宣传材料不仅没有删除,反而传播得更多。在赤峰当地也有权健的经销商,周二力发现,这些经销商发放的宣传册里,也印着“周洋在权健重获新生”的文章。

  在此之后,又有很多人打来电话问周洋的情况,有些是权健在各地的经销商,还有些是患者家属。对这些电话咨询,周二力从开始的拒绝接听改为如实告知,这可能是宣传策划者没有想到的。

  期间,“好心人”王某也与周洋的叔叔协商如何解决此事,但没有结果。

  在这之后,孩子的病情恶化得越来越厉害,2013年9月,肿瘤标志物上升至1281纳克/毫升,2013年10月2099纳克/毫升,2014年1月7337纳克/毫升……周二力也实在没有力气再理会任何人、任何事,全天守在女儿身边。

  化疗后的小周洋,头发都掉光了,周二力就去商场给她买了一顶假发。女儿不愿意住在医院里,他就请了救护车,每晚送女儿回家。

  四年了,周二力夫妇的全部生活里,只有女儿。

  病情极度恶化,肿瘤把皮肤顶破了,官司输了,孩子走时,眼睛是睁着的

  经历了所有曲折与挣扎,女儿的病,还是无可挽回地恶化了。

  肚子上一个口子,背后还有一个大窟窿,越来越大的肿瘤瘤体把皮肤顶破,伤口溃烂不堪,连里面肠子都能看见。

  孩子疼得把自己的脚皮都蹬掉了,但仍特别坚强,对爸爸说:“爸爸你跟我关系最好,你最听我话了,你给我找把刀,我不活了。我不在了,你要照顾好妈妈。”这些话听得周二力心里像针扎一样。

  这期间,询问权健是如何治愈周洋的电话一直没有断过。

  不堪被虚假宣传侵扰的周二力,起诉“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摒弃客观事实,进行虚假宣传,从中谋取财产利益”,“严重侵害姓名权、肖像权及个人隐私权”。

  周二力对有关证据做了保全和公证,他认为这起官司铁证如山,肯定能赢,但判决的结果,完全出乎意料。

  2015年4月21日,赤峰市松山区人民法院对“周洋诉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网络侵权案”做出判决:

  法院认定了如下事实:2012年3月,周洋被确诊为“恶性生殖细胞瘤”。2013年1月,周洋服用了权健的药品。2013年夏季,周洋亲属在互联网发现“内蒙4岁小女孩周洋患癌症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权健秘方救助罕见癌症”等信息宣传。

  法院认为,根据权健提供的证据,发布周洋服用权健药品后病情好转信息的网站,并非权健登记注册的官方网站,周洋方也不能举证证明在互联网发布侵权信息的网站是由权健注册、经权健授权或权健对发布信息的网站提供了侵权信息。

  也就是说,侵权事实成立,但没证据证明拿周洋病情做虚假宣传的行为是权健干的。周二力败诉了。

  到底是谁在拿一个绝症患儿残忍地替权健做虚假宣传呢?

  律师建议继续起诉发布虚假信息的网站,但此时周二力已经心力交瘁,打不动任何官司了。

  最后,所有的药都不管用了,周洋不得不靠成人剂量十倍以上的镇痛药维持生存。周二力记录着孩子每天服药的数量:

  “早上9点,吗啡50毫克;中午12点,普西康6毫克;下午3点10分,吗啡50毫克,地佐辛5毫克;下午4点30,换镇痛泵;晚上10点27,普西康6毫克,吗啡50毫克;晚上11点50,地佐辛5毫克……”

  周二力说:“孩子那么痛苦,但我不舍得让她走。”

  2015年12月12日,赤峰的冬天显得格外寒冷,周洋的伤口开始止不住地出血。周二力把她抱在怀里,女儿喊了声“爸爸”,睁着眼睛,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说到此处,周二力已泣不成声。妻子也在一旁抹眼泪:“别哭了,周洋不喜欢我们哭哩。以前每次我一哭,她就唱歌给我们听,你忘了?”

  如今,孩子的遗像前,挂着一把金色长命锁。周二力说,孩子生前就想要一把长命锁,当时没钱买,孩子走后,一位朋友送的。

  给孩子看病4年,花了100多万,整个家被掏空了,欠下还不完的外债。夫妻俩又回到山上给人放羊,一个月能挣3000块钱。

  至今,孩子的骨灰仍在寄存处。墓地的费用,周二力付不起。


本文链接:http://jinshizu.com/index.php/post/630.html

上一篇:权健事件不是个例,农村老人受害最深!

下一篇:[东方时空]时空观察 “权健事件”引发关注 保健品市场乱象几时休?

网友评论

有问题请添加微信

关于我们常见问题付款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