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快乐每一天,中老年人防骗,健康,养生,养老,老龄化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老龄化 > 养老 > 正文

他让她死,她让他生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5-08分类:养老浏览:65评论:0


导读:被拉出时,王某芳浑身是土,她腿有些瘸,干瘦的身体整个匍匐在地。一旁的民警用浓重的西北口音哄她,“把眼睛闭上啊,把眼睛闭上不要睁开。”之后听到了她含糊不清的回答。事发三天前(5月2日),马某宽用平板车拉着79岁的母亲王某芳,把她埋进人迹罕至的山坡废弃墓穴里。事发后,警方以故意杀人罪控制了马某宽。躺在医院病床的王某芳还担心,自己的大儿子,会不会因为活埋自己被判刑太重。谎称将79岁母亲送至亲戚家最先报警的人,是马某宽的妻子张某梅。5月3日晚上11点多,张某梅到陕西省靖边县的新庄派出所报警,说自己的婆婆

被拉出时,王某芳浑身是土,她腿有些瘸,干瘦的身体整个匍匐在地。一旁的民警用浓重的西北口音哄她,“把眼睛闭上啊,把眼睛闭上不要睁开。”之后听到了她含糊不清的回答。

事发三天前(5月2日),马某宽用平板车拉着79岁的母亲王某芳,把她埋进人迹罕至的山坡废弃墓穴里。事发后,警方以故意杀人罪控制了马某宽。

躺在医院病床的王某芳还担心,自己的大儿子,会不会因为活埋自己被判刑太重。


他让她死,她让他生


谎称将79岁母亲送至亲戚家

最先报警的人,是马某宽的妻子张某梅。

5月3日晚上11点多,张某梅到陕西省靖边县的新庄派出所报警,说自己的婆婆王某芳,前一天晚上被丈夫用人力车从家里拉走。

等到3日凌晨2点多,却只有马某宽一个人推着车子,回到了河东团结巷农贸市场附近的家里。马某宽对妻子说,他把老人送到了靖边县的新车站,然后雇了一辆面包车送到甘肃省庆城县的亲戚家。

家人随后出发去车站寻找,但没有任何收获。就在家人寻找期间,58岁的马某宽离开了家人的视线,一直未归。

5月5日上午,马某宽被传唤至派出所时,仍坚称母亲是被自己送到了亲戚家。但他言辞闪烁、神色慌张,回答问题时前后明显矛盾。最后马某宽和民警交代,他把母亲拉到万亩林时,见四处无人,就找了一个废弃的墓坑把母亲埋了。

老人被埋的地方,在一片稀疏的树林中。

警方公布的视频中,几名民警在凸起的土堆旁,一边用铁锹费劲挖土,一边喊着老人的名字。能够听到轻微的呼救声。

掩埋的土并没有被踩实,墓穴里有一定空间。清理干净墓穴周围的泥土后,民警找到了蜷缩在墓穴中的老人。

空间狭窄,民警协作将满头满脸都是土的老人拉出后,抬到一旁的空地,边嘱咐她“闭着眼,先别睁开”。先是给老人身上盖了个毯子,后用担架把她抬到车上送医。

埋葬老人的地方位于林区较高的位置。林区内的土坡多有起伏,附近有多个因迁墓遗留下的墓穴。当地居民说,如果不知道埋人的地点,很难确定具体的位置。事发后,他曾去墓穴附近看过,“一个人(填)埋,怎么着也得一个小时。”

老人腿脚不便长时间无法下地

马某宽“活埋老母”的消息在当地传开。

不少人认为,马某宽将母亲埋到人迹罕至的荒凉之地,“是真想要了老太太的命”。

马某宽是邻居眼中的“怪人”。他和妻子十多年前搬到了瓦房村,育有三女一子。他家的家庭条件不太好,“家中都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马某宽没什么文化,平时在县城打零工赚钱,闲时回家务农。多年来,他和附近的邻居没有太多互动,就算是邻居主动和他打招呼,他也不予理会。

马某宽是王某芳与第一任丈夫的长子。后来王某芳改嫁,户籍随着第二任丈夫迁到了甘肃。靖边警方介绍,近年来王某芳回到靖边长期居住,先跟着单身的小儿子一起生活。在2019年初,二儿子因为生病无力照顾,转由大儿子马某宽照顾。

2019年年底,老人不慎摔倒后,去医院检查后回家休养。王某芳的侄子记得,伤养好了,但落下了病根,基本没办法下地走路,大多数时间都躺在床上。农历新年前,他还去马某宽家中看望过老人,当时一家人并未表现出任何异样。

邻居说,老人腿脚不便后,几乎没有出过门。儿媳张某梅待人热情,平时一个人在家照顾老人。相比起老人的亲儿子,儿媳张某梅平日里对老人的照顾,似乎要更多一些,“经常看见她忙里忙外”。

在瓦房村村委会工作人员也没听说过,马某宽和母亲有什么矛盾。但也有工作人员回忆,在事发前,曾看到马某宽暴躁地骂人,“精神可能真的是有问题”。

因涉嫌故意杀人,事发后马某宽已被刑事拘留。警方相关人士称,对马某宽进行精神鉴定的情况并不掌握。


他让她死,她让他生

▲发现老人的墓穴。视频截图

马某女儿称父亲在做精神鉴定,警方称不掌握该情况

5月7日,马某家所在的靖边县张家畔街道金华路社区一位工作人员陈康(化名)介绍,该社区有两万多住户,其中外来户约占9成,马某也是外来户。另有多位邻居告诉新京报记者,马某是从距离靖边县城约30公里的天赐湾镇搬来此地。

一位邻居告诉新京报记者,马某定居于社区已经十多年,但平时跟左邻右舍很少说话,“有时见面连招呼都不打,像精神有问题似的。” 记者在社区街道上遇到马某的一个女儿,其表示父亲“应该有精神病,正在做鉴定。所以不会有事的,不需要外界帮助。” 然而,关于马某女儿所说精神鉴定一事,当地公安部门表示并不掌握相关情况。

5月7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靖边县公安局了解到,老太太被遗弃于一处废弃墓穴内,墓穴内部本身有一定空间,马某在墓穴洞口封土,“并非将泥土直接覆盖在老太太身上”。警方猜测,正因为此,老太太才能在墓穴中存活多日。

马某经济状况差,弟弟有智力问题

陈康表示,马某经济状况偏差,但不是低保户。马某夫妇育有三女一子,大女儿已经出嫁。“马某在工地上搬砖,收入时有时无。他妻子在饭店刷盘子。几个儿女都没上学了,也是在外打零工。” 去年以来,马某把母亲接到家里居住。

一位曾去过马某家中的邻居称,她看到马某母亲“下半身尿湿了,瘫坐在地上起不来,也没人照顾,我就扯了一块纸板,让她坐在纸板上。” 据警方了解,老人在马某家中生活期间,流露过厌世思想,“老太太日子可能也不好过,腿脚不方便,大小便失禁”。

有邻居介绍,马某有个弟弟,其母亲搬来以前跟弟弟一起居住生活。马某弟弟有智力问题,单身至今,“也在工地上打工,但只会干活,不会算账,给多少工钱就是多少钱。”关于母亲为什么会搬来与马某同住,居民们有两种说法:一种是马某弟弟去年病了,无力照顾母亲;另一种说法是马某弟弟也很贫困,母亲搬来马某家居住更合适。


他让她死,她让他生



“她不希望儿子被判得太重”

身处舆论旋涡中心,家人都觉得这一切“不敢相信”。

当地警方介绍,马某宽曾交代,因为母亲腿脚不便,大小便无法自理,生活需要人照顾,他便生出将其弃养、“处理掉”的想法。

为了将这一想法付诸行动,他专门在千亩林场中,找到了一个废弃的墓穴,并编排了活埋母亲后的说辞。

但因此前无意间向妻子透露过自己的想法。妻子报警后,马某宽发觉不对劲,于是离家出走。

警方知情人士称,到案后,马某宽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悔意和慌张。直到被逼问出老人被活埋的地点,他才表现出一些“后悔和担忧”。

老人被救起后被送到医院,身体十分虚弱。“老人的求生欲望还是很强烈的”,靖边县中医院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因为缺氧,老人当时神志不清,稍有意识。经过救治,生命体征比较稳定,也已经能够正常沟通,5月6日还配合警方问了话。

经过两天的治疗,情况已经大有好转。5月7日上午,老人在县中医院接受治疗和恢复训练,老人的小儿子与大儿媳妇张某梅在医院陪护。

家人认为,马某宽的行为“泯灭人性,应该得到应有的处罚”,但王某芳的侄子说,老人躺在医院病床上仍一直担心儿子会被判刑。

“她不希望儿子被判得太重”。


标签:


欢迎 发表评论:

养老排行
关于我们

欢迎访问本网站。金时族,健康快乐每一天!本站主要是从网络收集、转载一些关于老年人的信息,包括最新政策、防骗案例、健康、养生等信息,欢迎关注。

   

公告
欢迎访问金时族网站,网址:www.jinshizu.com
用户中心

欢迎到访!
查看权限

QQ登录

«   2020年6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最近发表
网站分类
文章归档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