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万元“云养牛”,养了个寂寞

admin1051个月前0条评论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思文 实习生 袁婷

  来自海南的小宁最近遇到了糟心事。他称,他在一款名为天和牧业的APP上投资22万元“云养牛”,没想到该APP突然无法登陆,报警后才得知自己被卷入了一种“新型网络诈骗”,所谓的牛,根本不存在。

  称被骗的不止一人。近日,澎湃新闻接到全国多地多名自称“云养牛”骗局受害者的投诉,他们称,在疫情期间出现了多个名称中有“牧业”的APP,打着“互联网+畜牧业”的名号,让用户在APP中在线领养回报率不同的“牛”获取收益。

  投诉者称,这些APP在运营一段时间后,以缴税等为由要求投资者追加投入大量资金以赎回本金,或以各种理由诱导追加资金,之后便无法登陆。他们成立了多个受害者维权群,涉及无法登陆、提现的“云养牛”类APP12个,受害者遍布全国各地,被骗金额数万元到几十万不等。

  澎湃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云养牛”类APP背后均声称背后有正规牧业公司,然而事发后多家涉事的畜牧业公司称被不法分子冒用营业执照、域名等信息。

  目前海南、江西、内蒙古、四川等多地警方接到报案后立案侦查。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公安局一民警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全国各地受害者都有,涉及多个APP,涉案人数广泛,调查难度大。

  在线养牛就能赚钱?有用户称投入25万取不出

  6月24日下午,李兵(化名)在浏览微信公众号的一篇推文时,发现一个让他倍感新鲜的“互联网+畜牧业”投资项目——“鑫岳牧业”云养牛项目,他根据推文中提供的二维码下载了“鑫岳牧业”APP。

  李兵在鑫岳牧业APP的“领养记录”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该APP介绍,公司的全称为内蒙古鑫岳农牧业科技有限公司,公司联合众多大型畜牧规模化养殖场,以“互联网+共享牧场+认养模式”的理念,推出了互联网理财牧场。用户可通过“鑫岳牧业”APP花钱领养牛只,然后将牛只委托给平台进行养殖,并可实时查看牛只的饲养过程,牛只最终的收益将会平分为每天的“领养利润”,到期即可进行结算提现。

  李兵称,看到这种新颖的投资模式,他既心动又担心。为了核验APP的可靠性,他通过天眼查网站查询这家公司的资质,并确定了营业执照等内容,“当时我看到这个公司证件和资质都很完善,觉得还是可靠的,毕竟现在都在宣传互联网+”。

  通过李兵提供的截图能看到,在该APP上,每只牛都标注了对应编号、领养金额、饲养期和饲养预计利润,饲养期从2天到31天不等,领养金额越高,饲养期越长,相应获得的“利润”也越高。

  当天李兵便投资了500元,第二天显示他获得了利润5元,提现后不到24小时即到账。看到APP确实能带来丰厚利润,李兵十分心动,开始陆续投入资金领养更多牛只。他说,投资金额最高时达到25万元。

  鑫岳牧业APP发布的“依法诚信纳税”通知

  正在李兵沉浸于利润逐日上涨中时,8月6日,该APP平台突然在主页发布了一则“依法诚信纳税”的通知。通知称:鑫岳牧业连日来运营的高收益项目日化收益超过国家税务法规定,现已被国家税务总局乌兰察布市税务局查到,请广大会员根据VIP等级缴纳税收!缴纳税收只是让您配合我司走个形式,缴纳成功后,24点统一提交税务局,即可以恢复正常提现。

  这条通知称,如果未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缴税,将依法永久冻结会员账户,账户内所有资金也将作为税收统一上交税务局,并且纳入失信执行人员。按照VIP等级,用户需要缴纳的资金从3千元到80万元不等,且不能使用账户内现有的余额。

  当时李兵已经属于平台的VIP5等级,按要求需缴纳金额为15万元。这笔不小的金额让他很为难,他尝试将账户里的25万元提现,却迟迟没有到账。

  “我手头没那么多钱,当时就去问客服,客服说要缴纳对应的税收后提现才能到账,如果我没有那么多钱,就要按通知要求冻结账户里的资金上交税务局。”李兵当即感觉到被骗了,他警告客服人员“如我得不到我的本金,我会去举报。”客服回应:“我司法务部会配合您的,也会配合税务局将您纳入失信执行人员。”

  8月7日下午,李兵前往自己家附近的派出所报案,但因涉事APP的公司注册地在内蒙古,警方并未受理。当天晚上李兵尝试提现时,发现APP已经无法登陆了,25万资金都被锁在了APP里。

  “我真的太傻了,自己存了半辈子的血汗钱都被骗完了。”李兵称,被骗的25万中10万元为家庭积蓄,15万元是自己申请的贷款,目前不仅家人的正常生活受到影响,自己还要按月偿还贷款。

  用户称被引导投资越投越多,

  多个“云养牛”APP被指跑路

  另一位受骗者王晶(化名)则是在完成“缴税”后,才发现被骗。

  她告诉澎湃新闻,8月6日APP发布“缴税通知”时,她已经在该平台投资了8.3万元。为了避免账户里的钱被“上交税务局”,当天王晶就向平台转入了3万元用于“缴税”。

  但次日登陆账号申请提现时,她却发现APP上显示资金已经提现,账号余额为零,而她绑定的银行卡没有一分钱入账。当晚,APP也无法登陆了,这时她才意识自己陷入了骗局。

  天和牧业APP的云养牛界面

  让王晶心有余悸的是,在刚刚投资鑫岳牧业不久,她就在一个资讯平台刷到了一篇“天和牧业APP”的推广文章,“模式都是一样的,但天和牧业养牛的利润比鑫岳还要高,我当时心里有点怕就没投资,每天在上面签个到赚积分”。王晶说,在鑫岳牧业APP出问题后不久,天和牧业APP也出现了无法登陆的问题。

  事发后王晶加入了鑫岳牧业的维权群,群内显示受骗人数上百人,被骗总金额达到700万元。不久后,王晶从群内得知天和牧业的受害者也建立了维权群,目前群内已经有56人。“这两个APP的投资模式都一样,背后很有可能是同一拨人。

  多名投诉者向澎湃新闻反映,目前除了鑫岳牧业APP和天和牧业APP出现了无法登陆提现的情况,另有地氏牧业、凯鑫牧业、东骏牧业、全胜牧业、信源牧业、圣源牧业、淼润牧业、银隆牧业、悠享牧业、首盛牧业10个“云养牛”理财APP也出现无法登陆、资金不能提现的情况。

  其中凯鑫牧业、全胜牧业、信源牧业、圣源牧业均在APP无法登陆前,发布了与鑫岳牧业内容相似的“依法纳税通知”,要求用户按会员等级缴纳“税金”,否则无法提现,并承诺缴税后次日上午即可将纳税资金和本金利息全部提现。在用户缴纳“税金”后仍不能提现,不久后平台被关闭,模式和鑫岳牧业如出一辙。

  小宁则称遭遇了“云养牛”APP中的另一种受骗方式。

  “我是在今年6月看到的天和牧业云养牛广告,当时觉得是个很新颖的投资模式,还用百度、爱企查、天眼查这些网站对这个APP进行了调查,感觉公司证件齐全,很正规。”小宁说,谨慎起见,他一直是500、2000元进行投资,到期也正常收回了本金和收益。

  但在七夕节前,该APP推出了七夕“福利牛”项目,每头牛认领金额1万元,每天即可返357元,投资期限为5天。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小宁投入了1万元,前4天的收益都如期到账,但第5天本应归还的本金和收益却迟迟未到账。

  “当时联系客服,她说七夕牛必须投5只或以上才能提现,要不然就只能等年底清算,把本金退回来,还要扣10%手续费。”听了客服说法,小宁又投资了4只牛,但5天后本金和利息仍未到账。

  小宁说,他再联系客服人员,被告知因两次投资间隔超过了48小时,必须一次性充值5万元进行“回调数据”,审核通过即可提现本金和收益。小宁提供的聊天截图显示,客服反复向他强调“直接全部返款到账,实时到账,立马提现”。

  小宁在天和牧业APP客服的诱劝下投入15万元

  然而事情并未结束,在对方各种引导下,为了赎回本金,小宁累计向平台充值了15万元,再加上此前投资的资金,总投入达22万元。此后小宁发现资金一直提现异常,客服也不再回复信息,直至9月3日,他发现APP已经无法登陆,在应用商城里也搜索不到,自己的资金被牢牢套在一个消失的APP中。

  澎湃新闻记者通过多个受害者维权群了解到,在目前被指资金无法提现、无法登陆的12个“云养牛”APP中,可查询到最早在网络上发布推广文章的信源牧业APP上线于今年5月初,在7月1日出现无法登陆的情况。而其他APP大多上线于今年6月至7月间,在8月至9月间被发现无法登陆,每个APP存活期约为2个月,目前皆处于应用商城内无法搜索到、已下载安装的无法登陆的状态。

  APP背后多家公司称被不法分子盗用信息

  在发现天和牧业APP无法登陆后,小宁曾前往该APP所属公司内蒙古天和荷斯坦牧业有限公司注册地了解情况。他称遇到了两名公司工人,“工人说这个公司早不行了,已经没有牛了,我问他们知不知道天和牧业云养牛APP,他们说从来没听说过”。

  通过天眼查网站查询内蒙古天和荷斯坦牧业有限公司,讨论动态一栏中,有不少人自称天和牧业APP受害者,要求公司返还投资资金。

  9月4日,内蒙古天和荷斯坦牧业有限公司发布一份《声明》,称有不法分子冒用公司名义设立了“天和牧业”理财APP,并利用APP发行了一款名为“互联网畜牧业养牛”的理财产品。

  《声明》强调,公司从未设立或授权他人以公司名义设立网站及APP理财平台;任何冒用公司名义设立的APP理财平台、冒用公司名义与他人签订的理财协议的行为均与公司无关。

  对此,澎湃新闻记者多次联系内蒙古天和荷斯坦牧业有限公司,均未接通电话。

  10月16日,和林格尔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一负责该案的民警告诉澎湃新闻,经调查,天和牧业APP和内蒙古天和荷斯坦牧业有限公司确实没有关系,“我们了解到,是不法分子冒用了这个公司的名义和域名,还设立了网站和APP”。

  据该民警介绍,目前已经可以确定,“天和牧业”APP是一个标准的投资理财型诈骗案,公安局已经接到了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群众的反馈,案件在进一步侦查中。

  无独有偶,另一被指“跑路”的云养牛APP“圣源牧业”,其背后公司圣源牧业有限公司也在天眼查上发布了《声明》,称“我公司从未宣传并进行投资养牛获取收益的相关活动,更没有开发建立‘圣源牧业’APP、公众号”。

  10月21日,澎湃新闻记者联系了圣源牧业有限公司一负责人,该负责人称,公司在今年8月接到了大量询问“圣源牧业APP”的电话,“上来就说不能登录、理财APP什么的,我们听了就觉得不太对劲,详细问了,才知道有个‘圣源牧业APP’。”

  该负责人称,圣源牧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主要经营传统线下养牛场,但因资金问题,公司已经许久没有开展业务,更未开展过线上业务。事发后,公司立即向当地派出所和林格尔县公安局报案,但因公司未受到经济损失未被立案。

  “我们现在经常能接到受害人的电话,打过来我们解释一通,然后让他们赶紧报警。”该负责人说,由于公司资料被盗用,受害者在网上维权,公司名声受到了严重影响。

  10月21日,内蒙古和林格尔县公安局一民警向澎湃新闻证实,圣源牧业有限公司确实被盗用了公司信息,“我们调查到,圣源牧业有限公司很久前就已经倒闭了,公司域名也注销了,后面又被不法分子注册了域名。”

  9月4日,内蒙古鑫岳农牧业科技有限公司在接受齐鲁晚报采访时,公司法人代表也表示公司信息被盗用,称“鑫岳牧业APP是伪造了公司的营业执照等信息,并利用这些信息通过其他公司研发出APP,我们公司根本没有这款APP,而且我们公司到现在并没有实际营业。”

  该法人代表表示,公司成立于2016年,但因手续、资金等问题,一直没有实际营业。今年6月公司偶然间得知了鑫岳牧业APP盗用公司信息,并对外发布了公告、向内蒙古乌兰察布警方进行备案。在今年8月份,公司陆续接到了很多被骗者的电话,全部是关于鑫岳牧业APP,目前已经向警方报案。

  目前在内蒙古鑫岳农牧业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网站的讨论动态里,仍有不少用户反映被鑫岳牧业APP诈骗问题。

  警方:涉案人群广泛,调查难度大

  因天和牧业APP和圣源牧业APP所显示的“公司”均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内,8月至今,和林格尔县公安局已经接到了数名受害人的报案电话。

  “我们也没有具体统计过人数,但全国各地的受害者都有,涉及多个这种APP,涉案的人数比较广泛,反而是我们辖区内没有受害人。”10月21日,和林格尔县公安局一名民警告诉澎湃新闻,目前接到的报案主要是关于圣源牧业APP,公安局通过追踪该APP的服务器发现,服务器地址在国外,资金也已经被转移走,调查难度较大。

  他表示,现在还没有形成多地联合办案,而且由于受害者不在内蒙古地区,和林格尔县公安局侦查内容有限,建议受害者前往自己所在的辖区公安局报案。

  在9月3日得知天和牧业APP无法登陆后,小宁也立刻前往海口市公安局龙华分局报案。10月21日,该局刑警大队负责该案的民警介绍称,天和牧业APP案件目前已经作为诈骗案进行立案侦查,还处于调查阶段。

  他告诉澎湃新闻,自今年8月起,龙华分局开始陆续接到关于“云养牛”APP的报案,目前已经有10多名受害人,其中以天和牧业APP受害人为主,“我们现在搜集了证据开始进行调查,但电信诈骗案件太多了,人手有限,调查起来会需要一些时间。”

  该民警称,“云养牛”APP案件往年分局并没有接到过,在今年才开始集中出现,应该属于新的网络诈骗形式,建议广大群众谨慎投资理财产品。

  江西省抚州市公安局临川分局刑侦大队一负责调查鑫岳牧业APP的民警也告诉澎湃新闻,这是公安局第一次接到关于“XX牧业”APP诈骗的报案,往年没有出现过,“根据我们掌握的信息,可以确定是网络诈骗,但现在还在初侦阶段。”该民警称,临川分局已经派出了办案民警前往全国多地进行调查,但能否追回受害人的钱款无法确定。

  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公安局发布防诈骗微博

  9月15日,陕西省榆林市靖边县公安局也曾在其官方微博“靖边公安”发布示警微博:“9月12日晚,靖边青阳岔镇某单位职工毛某报案称:其扫码下载了一款‘银隆牧业’APP,后购买银隆牧业电子牛进行充值,从9月2日至今先后六次转账10600元,后发现客服失踪且无法提现,疑似被骗。警方:投资者对超高收益的投资要保持戒心,不要被暂时的高利率迷惑双眼,切勿相信只挣不赔的‘买卖’,避免落入网络投资理财诈骗陷阱。”

  澎湃新闻记者通过多个受害者维权群了解到,目前受害人大多数已经在辖区内报警,贵阳市公安局乌当分局东风派出所、成都市公安局龙泉驿区分局大面派出所、甘肃省天水市公安局麦积分局等多地警方立案侦查。


本文链接:http://jinshizu.com/index.php/post/1320.html

上一篇:新骗局!黔西南一男子和朋友“网上养牛”被诈骗40万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