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县城的公开秘密:河南卢氏16岁少年被多人霸凌棒杀幕后

admin2022-08-091188
󦘖

添加微信

jinshizu

添加微信

河南三门峡卢氏县16岁少年卢平(化名)留给世人最后的残影,是一段4分30秒的视频。


视频中,他被多名赤膊男子在玉米地中持木棒围殴。粗壮的木棍击鼓般落在卢平的头部背部,卢平多次痛苦惨叫哭饶,但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地殴打。


最终这个1.85米高的大男孩蜷缩倒地,在失去了尊严的同时,失去了生命。


16岁少年4分30秒的生命残影



网传视频截图


“你捂住脸,你是让我用棍子扇你脸吗?”,“不想死你就哭,上次有个胖胖和你一样这样哭!”,“上次李杰的事情,你快快让我打一顿就对了”,这是一段打人视频的原声,视频的拍摄地是河南省卢氏县张麻村的一处玉米地。

视频中,几名赤裸上身的男孩持续用木棍、拳脚殴打一位黑衣男孩。黑衣男孩多次被打倒,跪地求饶。但打人者没有住手,甚至在其倒地时还不停用木棍狠打男孩身体和头部。

打人者问黑衣男孩为什么不早点出来,回答是:“在睡觉,还没有睡醒”,打人者问:“你装什么装,装你妈的大爷呢”。在殴打过程中,打人者还嚣张地表示,“木棍还没有断呢”。打人者不停抡起木棍抽打男孩背部、腰部、头部,直到视频最后,被打男孩再也没有能力站起来。

这段4分30秒的视频经网友上传以后,迅速在网络流传。在卢氏这座人口31万的小县城,引起了轩然大波,街头巷尾无不议论,一时间满城风雨。被打者的结局众说纷纭。有人说被打者已经死亡,也有人表示难以置信,更多人则表现出恐惧或者愤怒。有人直指:“这比唐山事件恶劣”。

当地官方知情人士透露,该案件发生于7月28日。被殴打的少年经送医抢救无效身亡,而涉事人员均为未成年人,“案发当晚刑警队就把他们都抓获了”。

沉默县城的公开秘密

而当地,公职人员与警方则对此事讳莫如深。一位公职人员称,“上级不让传播视频,不让谈及此事。保存的视频也要删除。”上述视频也被微信群、朋友圈技术屏蔽。

一些网友开始向卢氏县公安局官方抖音号“平安三门峡卢氏”询问案件进展。“平安三门峡卢氏”回复网友时表示,“所有的涉案嫌犯已全部抓获,并采取刑事强制”,“案件已破,涉案嫌疑人已全部抓获并将依法从严从快处置。”网友询问,受害人是否已经死亡,但没有得到回复。

有网友发文:“知情人称因施暴者索要钱财,男孩没有给,就被打了三四个小时,期间被打到跪地求饶,但施暴方并没有就此停手。胳膊断成几节,双腿打断,脊椎几处打断,肋骨几乎全断,被活活打死。据了解到,在此之前施暴者已经勒索男孩一年多。”

对此,卢氏县警方则在回复时表示:已将嫌疑人全部抓获,案件正在依法快速办理中。该网友对案件和受害人伤情的说法与事实严重不符请广大网民不信谣不传谣。


案发后当地警方在社交平台的评论区就该案发声

警方的缄默在警情通报的发出时间上可见一斑,事发多日后,关于此事的警情通报姗姗来迟。当地一位知名律师指出,这一案件严重伤害群众安全感,警方公开信息不应止步于辟谣,要把案件事实公布。

死者母亲:没想到教孩子忍让会有原罪

死者母亲案发后录视频,情绪悲痛

没有等到警方通报,受害者的父母开始出现在公众视野。死者的母亲哽咽称,自己从小教育孩子与世无争,与人为善,但没想到最后却是这样的结局。

视频中,孩子母亲在父亲的搀扶下说:“亲人们家人们好,我是死者母亲,我在教育孩子这方面我是一个失败者。教孩子在学校听老师话,交朋友不和朋友争高下。在家里听话,从来没有给我惹过祸。才导致这性格懦弱,导致我的孩子有这样的下场。以后,所有的家人要告诫自己的孩子,人不惹我,我也不要惹人……”

说到这里,母亲泣不成声。

受害者卢平(化名)母亲付女士介绍了事情的经过。她说,她住在与县城隔河相望的营子村,平时在县城工地打工。7月28日中午11时,她回家给孩子做好午饭,孩子吃完午饭后外出,她自己则休息到下午两点半回到工地。

当晚7点45分左右,她接到派出所电话,说“你孩子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赶到存放遗体的医院太平间,她甚至没有看到孩子身上有没有伤,就晕了过去。

付女士说,有亲戚从警方了解到孩子是在县城里一家李想大虾的餐厅附近路边被发现的。亲戚查了监控,打人者用电动车带着卢平,在李想大虾附近,从车上推下去。

随后,付女士也看到了网上流传的视频,伤心、气愤、让她多次昏厥。卢平的哥哥在外地打工,事发时也在家中。事发次日,卢平在浙江打工开铲车的父亲回到家里。

付女士介绍,卢平自小就很乖,2006年出生,现在16岁,身高1米85,喜欢打篮球和乒乓球,身体很健康。

卢平小学在本村小学读书,初中在隔壁村读书,去年进入卢氏职专,不出意外他今年开学读二年级。在职专这一年,他每周从家里拿150元到180元生活费包括零用钱。最近几个月,他考虑到家里人赚钱辛苦,主动提出每周只拿130元。

卢平学的专业是计算机,本来暑假自己找了外地的暑期实习准备去入职。但是学校老师也帮忙找实习工资更高,需要等几天再去。付女士说,如果早点去也不会出事。

付女士说,殴打卢平的人不是他的同学,也不是同村或者住在周边的人,他们不认识,对于事件的起因也了解不多,只知道打人者均未成年,几人在14岁到17岁之间,他们不是学生。卢平也不经常谈及自己在学校的情况,但他应该不会结交混混。整个小学、初中,都没有听说过孩子被欺负的情况。

卢平的哥哥卢鸣通过网络实名发帖称,“2022年7月28日下午7时45分接到这个噩耗,令我悲痛欲绝,看到施暴者对我亲兄弟施暴长达4个多小时,我的心情也不是短短几句话所能表达……”,卢鸣称其“案发十余天,只是接到办理案件人员的潦草回应:在家等待通知的指示。”

当地警方在案发10日后的通报

有网友转发一则卢氏公安局8月7日的《警情通报》,通报称,“2022年7月28日,我县发生一起严重刑事案件,致1人死亡。接警后,公安机关于7月29日凌晨将犯罪嫌疑人樊某等5人(均为未成年人)全部抓获,现已被批准逮捕。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但8月9日卢氏公安局官方微博、微信均没有这则通报。

付女士说,孩子遗体还在殡仪馆,尸检结果至少要到8月22日至25日才能出来。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请以通报为准

本文链接:http://jinshizu.com/index.php/post/18654.html

网友评论

欢迎关注“金时族|银发族”微信订阅号

微信号复制成功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号,添加朋友,粘贴微信号,搜索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