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身养性恶人坟正文

曾为“纳贿大户”的地产大亨被仇杀,因果令人深思

admin 恶人坟 2021-05-24 23:59:21 154 0

  

关注“金时族”微信订阅号:jinshizu 打开微信关注金时族,欢迎回家。

需要情感咨询者,请在后台发送咨询内容,不超过800字。防走丢的方式:一、文末点在看;二、将本号设置星标。


先报个丧,连续两篇文章已殁。


默哀3秒…


和大多数富豪一样,章新明的发迹之路充满血腥味。

他长袖善舞,从开娱乐城起家,一度通过贿金开道,布局多种业态,建立起了自己的商业版图。

正当他运筹帷幄进入资本市场时,却横死刀下。




1998年,“2001歌城”的老板章新明结识了前来消遣的江西省公安厅副厅长许晓刚。


他小心逢迎,蓄意巴结,除了送钱送物,还把歌厅小姐送到了许副厅长的床上。


在媒体公布的许晓刚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图谱上,章新明是“纳贿大户”。


“2001歌城”成了南昌公安检查“豁免权”的夜总会之一。


章新明筹建矿业公司,遭到村民阻扰。


许晓刚授意部下安排公安干警到现场“保护”。


2007年,许晓刚被判无期徒刑,尽管章新明也曾涉案,除了行贿,还为他人通风报信,


但他却全身而退,并且华丽转身,成立博泰投资集团,向房产领域高歌猛进。


从建筑、机电设备、园林、工程到开发营销、酒店运营,围绕房地产,章新明先后布局了二十多家公司。


后来博泰集团还参与投资了P2P平台禾泰财富。


2017年,章新明和正邦集团合资“江西融商建设”合作房地产项目。


正邦集团掌握着主营饲料生产销售的上市公司正邦科技。


资本市场的刺激和利益,对章新明产生了极大吸引。


2020年,章新明第一次出现在财经媒体视野中,是以“博泰城鑫董事长”的身份。



这家当年6月才成立的公司,联手晨鸣纸业,接盘中崇投资成为上海新黄浦置业股份二股东。


这一次交易的对价是3亿元,隐含7.41亿元杠杆资金,真实成本10.4亿元。


博泰集团,一家连续多年营业收入不足3亿元,净利不足五千万的公司,如何拿下这次交易?


并且交易后,博泰暂无相关人员调整计划,是否具有商业合理性?


上交所连发函追问,章新明未曾做出明确答复。


今天的章新明,光环加身。


他是博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人大代表、江西省地产协会会长,江西省工商联副主席,


并曾在中国(江西)地产荣誉榜评选中被评为“功勋人物”,被江西省地产协会聘任为“江西省地产行业导师”。


毕竟,对傲视江湖的大佬而言,有时,资本不过是玩物而已。


然而,对待资本可如此,待人轻慢的话,则会遭遇反噬。

 


 二


5月23日,南昌红谷滩警方发布警情通报称,博泰集团办公区发生命案致1死1伤,

犯罪嫌疑人褚某强案发后自杀身亡。


通报中的章某明,即博泰集团章新明,另一伤者李某东即李向东,系该公司副总裁。


犯罪嫌疑人褚某强,系南昌华夏艺术油画村艺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褚小强。



凶案发生在凌晨1点20分,这个时间比较蹊跷。


难以想象案发缘由,


是双方夜半谈判,话不投机,褚小强起了杀机?


还是褚小强白天就潜入大楼,但等夜深人静,伺机行凶呢?


具体案情有待警方的进一步侦查。


令人唏嘘的是,向两人挥刀过后,褚小强也在该集团一楼办公区自刎身亡。


同归于尽,何等惨烈,他的内心又是何等决绝!


根据警方通报,这起血案源于债务纠纷。


2013年,褚小强为了收购南昌德川实业有限公司60%的股份,向章新明借款1.2亿元,


抵押物为德川公司85%的股权(该公司爱建商场第一层1612平米房产中85%的产权份额)。


正是这笔正常的商业借贷,演变成伪造文书“套路贷”,将褚小强拽进了烂泥潭。


此后的几年时间里,褚小强在已还6000多万元的情况下,价值2亿多的抵押物被章新明据为己有。不仅如此,荒唐无比的是,通过诉讼,


法院还判决褚小强欠章新明1.8亿元,从2017年起每年承担24%的利息。


这样的结果,导致了昔日风光无限的亿万富豪褚小强妻离子散,背上巨额债务,


面对频频上门的债主,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他身患癌症和哮喘等疾病。

 

 

 

 

褚小强一直挣扎着寻找公平正义,多年投诉举报,甚至借助微博曝光救助,均无果。



尽管这是单方说辞,但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一个人不被逼入绝境,是不会孤注一掷的。

 

我在成都49中事件的幕后推手这篇文章中也说过,不管多么惊天的大案,素人发微博,喊死了都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要想有流量,或买热搜,或求助大V,或求助媒体。


最终,穷途末路的褚小强,选择了以命博命,以求解脱。


褚章二人,本是南昌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顷刻间,昔日的声名利禄均成过眼云烟,令人唏嘘不已。


章新明处心积虑巧取豪夺之际,可曾想到自己终会野心折戟,被夺去卿卿性命?


当血从身上喷涌而出的那一霎那,他后悔过吗?


反思这起血案源起,没有强力部门的参与,章新明也无法一手遮天,


喝人血的“套路贷”也无法得逞。


这位昔日的“纳贿大户”跟公权部门的关系,给了人太多的想象空间。


按照常理,当一个人的物质积累到一定程度,身份到了一定的段位,心性往往会产生变化。


我也见过早年通过各种掠夺起家的富豪,后来信起佛教,


不管他是故作姿态也好,还是真心赎罪求心安也好,至少吃相不那么难看了。


因为一路走来,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他们开始相信因果,害怕报应。


但章新明无惧。


一项调查显示,奢侈、贪婪、腐败正在成为描述中国富人形象最常用的词。


今天,太多的富人不是想着如何去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和义务,而是倚仗家产万贯的底子,


以财大气粗的骄横和无知,有恃无恐地践踏法律底线,制造各种社会麻烦。


为富不仁,已经成为商人群体的致命硬伤。


财富的积累并不一定能够给人带来尊严,尊严是靠我们每个人的言行来赢取的。


法律不容践踏,正义不容亵渎。


一旦法律失去公正,就会有人用生命维权,为公平发声。

 

期待血案背后的真相能被彻查,给公众一个交代。



END

卉姐,前资深媒体人,野生情感砖家,电台特约评论员。曾经连续三年包揽江苏省报纸副刊好作品一二三等奖,著有特稿文集《假如没有这些遇见》。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卉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jinshizu.com/index.php/post/1630.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5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